小编今日为你推荐《[薄教授,你的小丫头又闹脾气了》

admin 文学名著 (15) 2023-05-03 18:35:50

以下是《薄教授,你的小丫头又闹脾气了》小说文章短文简单介绍:

“噗——!”

一大口的鲜血喷出来,溅在日记本上。

苏知意想抬手去擦,可那血还是一点点的浸透了纸张,晕花了字迹。

她小心翼翼的翻动着纸页,继续看下去。

“我给姐姐买了件裙子,藏在了衣柜最底下,也不知道姐姐能不能看到,她会喜欢的吧?”

他的话里带着丝丝的不确定,也带着浓重的期待。

苏知意忙撑着无力的身体往衣柜走去。

可是腿脚发软,她整个人直接摔到了衣柜前,“扑通”一声巨响。

膝盖骨上一阵剧痛,可苏知意却浑然不觉,只是着魔了般打开衣柜,一股脑的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扔了出来。

直到看到那最里面的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时,才停住了手。

她怔怔的看着包装精美的礼盒,发颤的手慢慢将其打开。

里面赫然是一件崭新的洁白衣裙!

苏知意看着,成颗的泪噼里啪啦的砸落,她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。

“舟舟……”

这时,隔壁却传来阵阵叱骂:“大晚上哭什么丧,让不让人睡觉了,你要作死是不是?!”

苏知意紧抱着那衣裙,听着隔壁的骂声,满心凄苦悲凉。

她是真的要死了,而她的舟舟也再回不来了……

……

之后的几天,苏知意将自己关在了房内。

又一天。

太阳从狭小的窗透进来,刺眼的厉害。

苏知意浑噩睁开眼,她知道自己要不行了。

她已经很久都吃不下饭,只能靠每天喝葡萄糖水续命。

可不知道为什么,前几天连起床都难的身体今天竟突然有了力气。

她转头看着桌上的日历,已经6月11号了。

明天就是薄景川的婚礼了。

口中传来的铁锈味越来越浓,可却感觉不到半点儿的累。

苏知意起身下床进了洗手间,看着镜子里沾染着干涸血色的脸颊脖颈,眼里满是死寂。

她沉默的清洗,换上了秦亦舟给她买的那一件纯白的衣裙。

苏知意看着桌上一家四口甜蜜的照片,眸光苦涩。

“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人真的是有回光返照的,也许上天也想让我见他最后一面吧。明天……你们一

小编今日为你推荐《[薄教授,你的小丫头又闹脾气了》 (http://www.1060lvguan.com/) 文学名著 第1张

定要记得来接我。”

说完这些,她就着之前买的葡萄糖水将止痛药全部吃了进去。

而后,苏知意走出门去了唐家。

唐家别墅外。

苏知意看着那些佣人在布置着别墅,眼底酸涩。

她深吸了几口气,做出一副有精气神儿的样子后,才迈开沉重的步子走了进去。

书房。

薄景川正在处理文件。

这时,敲门声响起,佣人通报说:“少爷,苏知意小姐来了。”

闻言,薄景川签字的手一顿,笔瞬间在纸上划出一道痕迹。

从那天在医院以后,他一直都在等着她来,却不想足足等了五天,苏知意才过来。

下楼以后,薄景川一眼就看见了在客厅里不知道和佣人交代着什么的女人。

洁白的衣裙映衬着她雪白的肤色,单薄的身形充斥着羸弱之感。

他眉心一皱,苏知意什么时候瘦到这种地步了?

莫名心一堵,薄景川走上前:“我说过,这些事交给佣人就好。”

闻声,苏知意话声一窒,转头看向他:“好。”

薄景川不知为何心中慌乱,他深吸一口气,缓声说:“你弟弟的事,节哀。”

苏知意愣了下,手不自觉得攥紧:“我知道。”

对话戛然而止,薄景川竟然不知道能说些什么。

而苏知意看着他不明的神情,开口说:“你放心,等婚礼结束,我就不会再来打扰你了。”

她的语气轻描淡写,却让薄景川莫名心紧:“婚礼之后你也可以过来。”

可苏知意却沉默不语,半点高兴都看不见。

她继续转头和佣人对着婚礼的流程。

薄景川静静的看着她,不知为何,竟也不觉得无聊。

直到再没有任何能说的话,苏知意终于转过头看向薄景川。

她笑着说:“你和堂姐郎才女貌,我祝福你们白首不离!”

闻言,薄景川眼底深沉,却还是开口:“谢谢。”

苏知意声音有些缥缈:“我……走了。”

听到这话,莫名的,薄景川的心里一紧:“明早,我会派车去接你,别晚了。”

苏知意深深看着他,看着自己的此生挚爱,最后还是张了张唇:“嗯,我不会晚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她快步离去,生怕晚一秒,就被他瞧穿了谎言。

她骗了他,自己的身体已经撑不到明天了……

薄景川望着苏知意的背影,那一刻,他忽然觉得她离自己越来越远,远到下一秒就会突然消失不见。

他下意识的追上前,却见苏知意突然朝前栽倒。

薄景川忙伸手将人扶住。

他的手一如五年前一样温暖。

苏知意抬头看着他,却慢慢抽回了手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薄景川问着,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。

闻言,苏知意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目光:“没什么,只是被绊了一下。”

脚下树影摇曳。

她低头看了阵儿,轻声呢喃:“先祝你新婚快乐。”

曾经,薄景川是自己唯一的温暖,她追逐了五年,却不想最后还是给他造成了困扰。

现在他很快就要得到幸福了,自己也终于能放心的离开了。

烈日正盛。

苏知意忍着昏眩的目光向前走着,一步一步远离自己牵挂了五年的人。

背后,薄景川怔怔的看着她背影,耳边是她那声低喃……

北城墓地。

苏知意倚靠着秦亦舟的墓碑,就像他还活着时那样。

可那怀抱不再温暖,只有彻骨的凉意。

她手中紧握着很久前薄景川送的那条项链,双眼茫然的望着前方。

胃里一阵翻滚的痛,可苏知意却早已痛到麻木,只有血从唇边不断往外溢着。

她也再没有力气抬手去擦,只能任由那血流着,染红了洁白的衣裙。

“他的婚礼,肯定很美好吧。”苏知意哑声说着,声音轻不可闻。

眼角渗出点点泪水,泪眼迷蒙时,她的呼吸也越来越微弱。

苏知意费力的转头,看着墓碑照片上秦亦舟嘴角的笑,慢慢抬手去摸:“舟舟……”

苏知意喃声问着,眼皮越来越沉。

恍惚间,她好像回到了五年前的那天,那个男人站在她面前,对她说了一声‘生日快乐’。

“啪!”

手中的项链落到了地上,苏知意的手也无力的垂下。

阳光照耀在项链上,反射出一道刺目的白光。

而那光成了她生命里最后的一抹色彩。

苏知意最后的一缕气息也淹没在林立的墓地里。

6月12日。

唐氏集团的继承人和秦家的千金在今天结婚!

整个北城的记者都在报道着这场盛大的婚礼。

北城海湾别苑。

外面的烈日正盛。

薄景川一身燕尾服站在门口,他都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。

只是往外看着,等待着唐家那辆去接苏知意的车。

这时,秦老太太走过来催促:“泽宸啊,典礼快开始了,你快点儿进去吧。”

薄景川只是看着远处,语气平淡:“再等等。”

可连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语气里的担忧。

秦老太太见他这样,不禁有点生气:“念露已经到了,你还在等什么?”

薄景川也不知为何,突然生了几分执拗:“再等一等。”

这时,接苏知意的那辆车驶了进来。

薄景川眼中蒙上层莫名的期待,可从车里下来的,只有司机一人。

他眼中蒙上一层失望:“苏知意呢?”

司机没有答。

而不远处的记者好像接收到了什么消息,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薄景川。

他有些不解,心里更是不知从何而来的慌。

这时,一个佣人跑上前,神色惊惶的将正在播放着什么的平板递到了薄景川眼前。

他目光落在新闻的标题上,呼吸一窒。

紧接着,就听里面的主持人说。

“今晨,秦氏集团已故股东之一的爱女苏知意,被人发现死于北城墓园。”

薄景川猛然间退后几步,瞳孔猛地一沉,颤声说:“不可能!”

也许是他此时的面容有些可怖,佣人被吓着后退了几步。

秦念露从婚礼宴厅出来,她的纤纤素手紧紧攥着婚纱裙,咬着下唇半晌:“泽宸,我也没想到堂妹竟然……”

可薄景川恍若未闻一般,他脚步踉跄几步,睁着不可思议的眼睛,不断地摇着头:“不会的!她不会的……”

苏知意不是说,要他等她来当婚礼唯一的伴娘吗?

他等了,可是却等到了这样的结果。

薄景川还记得那一天苏知意脸上坚定的眼神,可她最后却食言了……

他垂眸看着佣人手里的捧花,心中不知为何涌现出奇怪的情绪,忽然间生出了不该有的抗拒。

薄景川看着身穿婚纱的秦念露,不知为何,他忽然想,穿着婚纱的苏知意该是多么好看。

这样想着的薄景川宣布:“婚礼取消。”

秦老夫人撑着拐杖,眼底怒火蔓延:“这是唐家和秦家的联姻,你这样要将秦家置于何地?秦家可不是任人宰割的主!薄景川,你当真要悔婚?!”

一旁的秦念露紧咬着下唇,楚楚可怜的望着薄景川。

可薄景川没有看着她,他瞥了一眼秦老夫人,淡淡开口:“之后我会给秦家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秦念露闻言眉眼闪过一丝嫉恨。

明明很快,她就能成为薄景川的妻子,过不了多久就是唐家的女主人。

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生了变故!

就是因为苏知意!

秦念露抬眸看向薄景川,身上的西服格外的衬他,在这一刹那有如神祗。

可他的眼里却没有自己!

薄景川没注意秦念露,垂眸自顾的和管家耳语着。

管家看着满堂的宾客有些犯难。

可薄景川甚至没有等到他的回答,径直扔下了众人,朝着自己的车走去。

秦念露眼见着事情几乎已经成了定局,脸上闪过一丝不虞。

苏知意那个人,早不出事,晚不出事,偏偏在他们结婚前一天出了事!

果然就如同秦老夫人所说,是一个不详的人。

而薄景川如今的态度和选择,更是让她心中慌乱。

女人的直觉无不提醒着秦念露,薄景川对苏知意早已动了感情。

薄景川不知道她想的这些,上车之后发动了引擎,便朝着医院而去。

第一医院。

他匆匆赶过去,问遍了几乎所有的医生护士。

可他们都说没有收治一个叫“苏知意”的人。

薄景川眉心紧皱,眼里闪过抹疑惑。

新闻的报道就在这里,怎么可能没有?!

医院走廊人来人往,薄景川调动了唐家的力量,查遍了医院的记录,可最后还是没能找到苏知意。

他看着手中的资料,手不觉攥成拳。

这时,薄景川听见路过的两个护士小声的讨论着:“今天送来的那个病人的身份知道了吗?”

另一个护士脸上全是惋惜,她摇了摇头:“还不知道,只是可惜送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心跳了。”

“我还听说,那个病人浑身都是血……”护士浑身都打了个寒颤。

另一个护士却白了一眼:“癌症都是这样的,她还瘦的……等你以后在急诊室实习多了,就不会这样害怕了。”

医院窗外的骄阳似火,可薄景川站在走廊上,明明没有凉爽的冷风,可他却在这一刹那,冷得彻骨。

薄景川晃了晃神,恍惚间他看见了那抹熟悉的瘦弱身影。

苏知意!

薄景川恍若瞧见那道虚影似乎再向着他招手,他心底一痛,鬼使神差的跟在两个护士身后。

可几个转角之后,护士消失在他的面前。

薄景川寻遍了四周却始终没有看见那两个护士的身影,他的脸上苍白如纸,他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抬眸看着阳光折射窗口透进来的白光出神,他怎样也不相信,苏知意真的出事了。

他拨通了陈秘书的电话,那边很快就接通了:“你去查一查,苏知意究竟去了哪里,死要见尸!”

电话那头的秘书有一瞬间的沉默,然后叹了一口气:“唐总,你又为何这样执着?”

薄景川闻言紧紧攥着手机,指骨因用力而泛白。

以上内容均由苏知意整理发布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

本文标题:小编今日为你推荐《[薄教授,你的小丫头又闹脾气了》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1060lvguan.com/mingzhu/1919.html